您的位置:首頁 > 新三板觀察 > 新三板資訊 > 正文

陌陌“囧途”:股價見頂了嗎?

2019-05-28 17:57:40   原文來源:中國財經觀察報

繼4月底探探遭各大應用市場全面下架、陌陌暫停社區動態更新功能一個月以全面整改后,5月16日,南都報道,“著名社交約會軟件陌陌因證券欺詐案已經于近日被證券投資者提起訴訟。”

中概股遭遇集體訴訟,本不是一件新鮮事,尤其這事情的主角還是陌陌。

負責該案的律師接受南都采訪時表示,投資者指控該公司在2014年4月21日至2019年4月29日期間進行虛假陳述,發布錯誤及誤導信息,未能向投資者披露重大不利事實。

聽話要聽音,從2014年至今少說4個年頭,陌陌的股價起起伏伏,投資者才反應過來指控虛假陳述,這本就不尋常。

受此影響,陌陌(MOMO)美股于美東時間17日盤前跌1.55%,報29.15美元。且后續幾天,陌陌雖偶有反彈,但并沒有止住下跌的趨勢。

平心而論,作為互聯網新科技公司的代表,陌陌的業績在一群中概股之間處于中上位置,2018年營收近20億美元,增長超50%;凈利潤增長超30%。

尤其收購了探探以后,原本拿出漂亮財報的陌陌其股價更是節節攀升,怎么看都是白馬藍籌那一款。

截止美東時間5月24日,陌陌的股價在26美元附近徘徊,較2018年6月份的最高點超53美元已經跌去超一半,間隔時間不到一年。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雖然中美文化基因不同,但道理是相通的。

資本最是無情,當初怎么給你的,最終都要怎么還回去。

NO. 1|壹

證券集體訴訟,在訴訟文化異常繁榮的美股市場,并不新鮮。且這種事情對陌陌來說也不是頭一遭。

2015年,陌陌剛在納斯達克上市不到半年,股價長期低迷,而大A股在上半年則是氣勢如虹,尤其是暴風科技等手腳快的中概股回A之后股價暴漲,大洋彼岸的中概股們更是心潮澎湃,恨不得下一個起飛的是自家股票。

市場如此火熱,一路與資本為伍的唐巖宣布陌陌準備私有化。

雖然陌陌給出的私有化價格是相比發行價已經是溢價收購,但美國投資者并不買賬。他們覺得自己被這家剛上市才半年的中國公司給愚弄了。當然,后來大A股如何,大家都知道了。唐巖有沒有慶幸自己趕不上熱鬧不得而知,但集體訴訟這事兒卻是不了了之。

不過這一次,明顯跟上次不同。主要論據有這么幾點:“陌陌的合規管理及內部管控不足以防止財報出現違法情況;陌陌的社交約會軟件探探違反了中國的相關管理規定;探探因此面臨被政府監管部門叫停的風險。”

訴訟的核心,還是探探。

資本市場看的是預期。富姐曾在上一篇文章里說過,唐巖是一個懂人心的幻術師,陌陌從上市至今,包括收購探探由此帶來的股價飆升,靠的都是唐巖這手運用人心的本事。

某種程度上,訴訟映射了投資者對探探下架并不像陌陌自己說的那么樂觀,相反,市場對陌陌未來業績增長有著更深層次的擔憂。因為從牌面上看,探探是陌陌所有的手牌中,最有可能復制陌陌成功路徑的唯一一張好牌。

陌陌2018年營收為19.5億美元,同比增長51%,Non-GAAP歸母凈利潤為5億美元,增長39%。這個數據粗看不錯。但如果以增速看,2018年收入的高增,很大一部分由增值服務板塊推動的:

收購探探后,陌陌的增值服務收入在2018年第三、第四季度都實現200%以上的同比增長,且從2017年到2018年同比增長272%;

而在2018年第四季度,直播業務的收入是4.3億美元,同比增長31%,環比增長6%。

雖然增速不及增值服務,但如果按業務類型劃分來看,目前陌陌收入依然高度依賴于直播,占了陌陌總收入的77%。

收入集中是一把雙刃劍,得分時段看。行業在風口上,收入集中意味著業績增長的確定性。

直播曾經是陌陌的救命稻草。2015年9月,陌陌正式上線“直播”功能。直播就好比是一把鑰匙,讓當時只依靠會員收入的陌陌打開了盈利的大門。靠著直播這個風口,陌陌已經連續16個季度實現盈利。

但隨著直播整個行業已經進入平穩期,短視頻的異軍突起加劇了直播行業走向成熟化,直播收入的增速下降,直接影響到陌陌整體營收的增速。

自2017年四季度起,陌陌整體營收增幅同步放緩,同比增長未超過70%,2018年四季度營收同比增長更是達到近兩年的最低點50%。

對比各季度財報,2017年四季度至2018年四季度,陌陌直播營收同比增長分別為62%、75%、58%、34%和36%。而該數據在2017年二季度和三季度分別為348%和179%。

有人說,從直播到短視頻,并不是瞬時切換的。陌陌能夠切中直播的風口,為什么不能做短視頻呢?按常理,作為一手把陌陌做成了美股上市公司的CEO,唐巖不可能沒意識到直播行業的瓶頸,但陌陌在行業風向轉換之際沒有及時跟上,大概率是直播給陌陌帶來的好處實在太大了,唐巖誤判了直播風口的持續時長。

不管面上如何花團錦簇,財務數據才是陌陌不得不面對的現實。為了降低公司對直播收入的依賴,自2018年起陌陌有意識地著力培育增值業務以調整營收結構,包括會員訂閱服務以及虛擬禮物服務。雖然這塊收入增速可觀,但短期看并不能有效帶動陌陌的整體營收增速。

陌陌是一家上市公司,資本并不總是那么理性。錯過了短視頻,唐巖知道,是時候給陌陌再講一個性感的故事。

這個時候,探探出現了。

NO. 2|貳

試圖擺脫直播收入依賴的陌陌,業績想增長,探探至少有兩個重要的任務:

1、并表;

2、流量。

我們先看業績。在陌陌2018年財報里,探探屬于增值服務收入板塊,而增值服務收入來源分兩部分:探探(30%)和其他增值服務——娛樂場景線上化(70%)。

雖然目前探探在陌陌營收占比不高,但從產品形態看,探探是陌陌最接近的競爭對手之一,已經證明它擁有驚人的貨幣化率,在2000萬名用戶中有390萬付費用戶。

如果沒有此次下架,隨著探探繼續將其平臺進一步貨幣化并擴大其用戶基礎,其對陌陌的業績增長將是一個較為確定的預期。

在核心數據上,2018年12月,陌陌月活用戶為1.133億,上一季度為1.105億,上一年同期為9910萬人。2018Q4,陌陌直播服務與增值服務付費用戶去重后總數達1300萬(包括探探付費用戶390萬),上一年同期為780萬。

這個數字其實很能說明問題。基本上2018年陌陌新增的付費用戶大部分都來自于探探。

探探的用戶對陌陌重要嗎?很重要。

直播行業已經進入穩定增長期。2018年12月,網絡直播行業滲透率為18.7%,同比下降3.1%,行業月日均活躍用戶數為3560萬,較2018年7月減少140萬。同期,陌陌直播為網絡直播行業滲透率最高的一家平臺,滲透率5.4%,也是月日均活躍用戶規模最大的平臺,為1600萬,不過相比2018年9月,陌陌直播的月日均活躍用戶數下降80萬。

陌陌收入會受較大影響,幾乎是可以預見的。

收購社交屬性且用戶量高達9000萬的探探,不僅為陌陌帶來近50%的新增用戶,同時加強陌陌原本“松散”的社交基因,并與直播業務相關聯,產生更多的業務及變現模式。

這個說法目前來看沒毛病。面臨直播收入瓶頸的陌陌,需要一個新故事。這是陌陌溢價40%全資收購探探的目的所在。

1年多以前,唐巖對探探的雄心壯志言猶在耳:“將探探打造成陌陌的新一個增長引擎”。

話音剛落,轉身監管利劍落下。

NO. 3|叁

探探與陌陌一樣,都具有社交基因。社交為什么重要?

2019年1月15日,多閃、聊天寶、馬桶MT三款社交產品集中發布的這一天,馬化騰深夜在某行業人士的朋友圈動態下說了一段話:“通信強于社交,社交強于社區。如又是陌生人社交很難了,如基于興趣的社區目前國內也很強了,再細分的垂直社區空間也有。”

這段話折射出的是國內社交產品在創新和突圍時不得不面對的尷尬現實:陌生人社交難,熟人社交的關系鏈又牢牢被鎖在微信的城池里。

互聯網的本質就是流量生意,講求的是低成本獲取、高溢價變現,而獲客成本直接關系到利潤和變現曲線的坡度。

流量的來源有2個,要么自有,要么對外采購。而迄今為止,所有成功的流量生意都是“自有流量>采買流量”的模式。這就好比是同樣是做生意,有的人想自己做供應鏈,為的是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里。

自有流量一直都是陌陌的基本盤,這是陌陌帝國的根基。

陌陌做直播并不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2016年開始切入直播業務,彼時行業已經有第一批平臺崛起。但陌陌可以后來居上,主要的優勢是陌陌是由打造陌生人社交平臺開始,在早期已經積累了大量有質量的用戶群體。

相較于移動直播領域的其他細分平臺,陌陌在轉化用戶進入直播平臺消費方面,具備極大的成本優勢,在其他直播平臺還在尋求自我造血能力的階段,陌陌已可以從秀場、廣告、游戲分發等形式變現,從流水的大幅增長到業績兌現再反應到股價上漲,邏輯很順暢。

有直播的先例在,靠著同一條路徑,陌陌試圖把探探也重新運作一遍。這本是唐巖駕輕就熟的本事。唐巖手里有陌陌,再加上一個探探,在陌生人社交這一塊就是所向披靡。

唐巖算準了幾乎所有的節點,但唯一失算的,是監管的態度。

陌陌的本質是流量生意,因為洞察人性并將其放大從中獲利。但這個模式有一個天然的悖論。通過人性吸引來的用戶,一旦“吸引力”不再,大多數用戶將會隨之離開。這樣的客戶群體粘性不足,無法為企業構建堅實的市場壁壘。

唐巖肯定是明白這個道理的。所以當初才會迫不及待地花費巨資收購探探,企圖重新復制一個陌陌。

作為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草根階層,唐巖和陌陌要想在巨頭林立的互聯網江湖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只有不走尋常路。事實證明,陌陌獲得空前的成功。

“這個35歲的年輕人敢想敢做,最終用一個手機小軟件,改變了超過1億人的社交選擇。”《華爾街日報》當時如此評價唐巖。

在陌陌上,唐巖的運氣很好。但不能忘了在資本市場上,實力與運氣同樣重要。

探探事件的發酵,陌陌的流量生意被狠狠地砍了一刀。5月10日,陌陌宣布將關閉用戶動態一個月后,股價大跌10.28%,市值一夜蒸發近6.87億美元(約46.86人民幣)。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類型:原創"的所有作品,其版權屬于中國財經觀察網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文章來源:中國財經觀察網"。
2、凡本站未注明來源為"中國財經觀察網"的所有作品,均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它媒體,轉載、編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并自負法律責任。
3、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郵箱:[email protected]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網羅天下

投訴舉報:[email protected] 在線投稿:[email protected] 廣告投放:[email protected] 商業合作:[email protected]
版權聲明: 本網站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互聯網,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構成投資建議。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管理員,我們會予以改正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版權所有: 中國財經觀察報·中國財經觀察網www.cqmtlqc.cn (2012-2018)互聯網ICP備案 中ICP備120056699號-1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中彩票了 北京pk10从未败过的公式 简书依靠什么赚钱 冠通棋牌怎么下载 什么软件在微信赚钱 龙王捕鱼破解版 福彩3d走势图表 现在销售什么好赚钱 榴莲徽是可以赚钱吗 秒速时时彩开奖现场 极速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赚钱一包 福建22选5玩法说明书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 黄金城棋牌 黑龙江36选7前100期